查看: 91|回复: 0

刘建忠|人与山水的殷勤顾盼和坚贞守望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5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4
发表于 2018-8-20 20: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隋唐开始,中国的山水画就开始独立了。画家们在用笔墨描摹自然山水之际,倾吐内心中无限的天地爱恋和优雅韵致。刘建忠先生的山水画让我们充分地感受到了这种情怀。为什么通过诸如相机、摄像机之类的现代手段在描绘大自然的时候无法达到山水画那种摄人心魄的美的效果?原因就是画家在表现山水的时候不是对山水的简单复制,而是对大自然诸元素的重新排列组合,是对现实生活的高度提炼。只有这样,山水画才有意境。刘建忠在创作每一幅山水画之前,心宇中都在营造着光明无尘、万物澄澈的空灵意境,似乎每一片树叶都在他脑海里摇曳,万丈溪流在心田里流动。八十年代初期,他去江西的三清山写生,那天刚好下了一场小雨。雨后的山景让他感动不已,归来后,一幅“雨霁图”立即被他展现在宣纸上。那种满纸烟云的生动景象让他至今难忘。可惜他当时名不见经传,生活也不宽裕,这幅画最终让一个日本藏家收走了。“雨霁图”的成功就在于它的意境。意境不是凭空产生的,是在对现实的充分体验基础上升华出来的。为了这样的升华,他一次次地走进大自然。有时候看似空手而归,实际上经过岁月的沉淀后,一幅幅意境优美的画面又会发酵出来。意境就是灵魂,没有意境的山水画形同“行尸走肉”。辛弃疾所写的“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正是刘建忠和大自然物我两忘的高度境界。在人与自然的顾盼之间,刘建忠以画笔为中介,把心和山水融为一体,铺洒在宣纸上。在他的画桌下,有一大堆被“枪毙”的画稿,意境不过关几乎是他舍弃的惟一原因。意境——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朔造意境从技法的层次上讲主要是通过作品的结构。刘建忠的山水画是传统的散点透视,这种结构方式似乎给画家在布局上带来了很多的随意性。可是掌握不好,将会变成一盘“散沙”。画家的笔墨再老道,可是结构驾驭不好终将一事无成。学过书法的人都知道,章法结构是最难把握的,纵使你能把每一个字写到极致,如果组合到一起出现貌似神离的情形,无疑作品是谈不上成功。山水画也同此理。山石、树木、流水等自然元素虽然能驾轻就熟,可把这些元素凑在一起如果不是一个有机整体,则意境无从谈起。关于这一点,刘建忠可谓是一个天才,他常常能给人以惊喜。隔一段时间没进他的画室,等你再去的时候,望着他四壁挂着的新作,你仿佛就走进了一个山水世界!他就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那些巧妙的构图会让你有一种“见证奇迹”的感受。盛行于二十世纪60年代的西方哲学流派结构主义被人誉为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这在画家这里恰好得到了映证。每一种事物都有相应的潜在结构模式,每一幅山水画也是这样。当这种结构不具有某种合理性的时候,对应的事物就会大厦将倾。刘建忠在章法处理上的天赋为他朔造山水画的意境大开了方便之门。






  每一幅山水画的构图从严格的意义上讲都是一种发明。大凡发明都不可能是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的产物。必须具有相关的生活阅历和艺术历练。为了实现他的艺术理想,他在热日下挖过鱼塘,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差点丧生……然而坚刚不摧其志,他从一次次跌倒中爬起来,迎着风雨继续前行。每一次的挫折、每一次磨难,他的恩师漆伯麟都会出手相助,给他鼓励。在人生和艺术两方面给他指明方向。山水画的意境外象上表现是优美的,可蕴含其背后的却是沉甸甸的文化、生活和人生的积累!


  个人简介:



  刘建忠,1958年出生,字"苍石",号"溪霞闲人",江西美协会员,南昌美协理事。从事中国画创作四十余年,得于漆伯麟老师多年授教。漆伯麟评价其画"不囿于陈法,以造化为师,纵横排奡,情景交融,苍秀奇逸"吾秉承师教,师法自然,惟一生坚守山水绘画之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