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6|回复: 0

留学生安那尔:在中蒙铁路合作中迅速成长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5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4
发表于 2018-8-20 20: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后,特别感谢我亲爱的国际教育交流中心的老师。本科和研究生生涯在交大的这8余年,陪伴我从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现在的我。不管在生活上还是在学业上始终支持我,鼓励我。”2017年年底,蒙古国留学生安那尔在硕士毕业论文致谢中写下这句话,“今后我将继续努力,不断进取,向更高目标奋斗。”
  这篇毕业论文,也为他在北京交通大学的学习生涯画下句点。现在,安那尔在蒙古国交通运输发展部铁路和海运政策司担任专家,负责中蒙铁路联运、蒙中铁路合作等事务。“在交大学到的知识,我现在每天都在用。”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安那尔和中国的缘分,要从10年前说起。
  2007年,安那尔高中毕业。家里都是铁路人,他也想学习铁路相关专业。
  当年,连“你好”都不会说的他,决定来中国留学,还特意选择了在铁路专业上排名前列的高校北京交通大学。
  来华第一件事,就是读预科,学汉语。“第一次离家,还是觉得孤独。好在学校留学生办公室的老师非常热情,对我像对亲人一样。”2012年,安那尔本科毕业,他先回到蒙古国乌兰巴托铁路局基层工作,当过货运员、车站值班员和调度员等。“我想先回来,看一下蒙古国铁路行业缺什么,有什么问题,再确定我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这一年的实践经历确实有效果,安那尔发现了一大痛点——语言。
  蒙古国缺少会汉语的铁路技术人员,中方铁路同行对蒙语也不熟悉,更多时候,双方用俄语沟通。
  安那尔就想编写一本中蒙词典,给铁路人员一些实在的帮助。
  2013年,他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回北京交通大学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也就是在这一年,安那尔利用课余时间,一个人编写了《汉蒙—蒙汉铁路专业词汇词典》。“大概有300页,收集了约2000多个词汇。”这些词,是安那尔根据自己现场工作的经验,选择出的最有应用性的、最普遍的基础词汇。
  “铁路是一个大系统,包括很多领域。我学的只是其中一方面。有些领域的专业词,我此前也从没接触过。”为了填补知识盲区,安那尔会询问蒙古的铁路同行,再泡在交大图书馆,翻中文书籍进行对照。
  词典出版后,给专业人员和学生都提供了便利。2014年,它获得了由蒙古国版权和知识产权总局颁发的知识产权证明。
  安那尔一直在尽自己的努力,在能影响的范围内,密切中蒙的联系。
  他担任北京交通大学蒙古国留学生校友会副秘书长,当起了母校与蒙古国交通领域各个单位开展合作的桥梁。他负责过多次校领导访问蒙古国、蒙古国交通部和铁路局领导访问学校的工作。而且,安那尔本人也成了来华留学的“活广告”。“蒙古国的师弟师妹们看我在交大学习得好,也想来。我就帮他们做推荐,出主意。”安那尔在蒙古国宣传北交大,也协助组织蒙古国铁路部门工作人员赴北交大开展短期培训等工作。
  留学期间,安那尔关注中国铁路的发展成就,也把这一切介绍回蒙古。蒙古国铁路建设刚刚兴起,铁路行业缺少标准和规范。受蒙古国交通运输部相关领导委托,安那尔翻译了中国前铁道部发布的行业标准《铁路建设项目预可行性、可行性研究报告和设计文件编制办法》。这一翻译版本也经蒙古国标准化和计量总局正式批准使用。2014年,安那尔在蒙古国发表文章《中国铁路现状与发展前景》,2015年,他又写了《中国青藏铁路及其技术特点》。

  从当初一句中文都不会,到现在以蒙古国代表团成员的身份参与多次中蒙两国铁路政府间合作谈判和会见,28岁的安那尔,正在蒙古国铁道部门迅速成长着。他很清楚自己的角色——“我们这些从中国留学回来的学生,对‘一带一路’建设和中蒙铁路领域的合作,要发挥更重要作用,肩负有很大的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